游輪旅游 不一樣的假期---長江三峽游記

作者:seeing妹要努力 游輪:世紀輝煌

今年春節開始 就一直有船游三峽的打算
一來是姥姥圖新鮮要來一次'海陸空'全游法 二來是至今對三峽的了解基本為零 第三則是想享受一下不一樣的旅程
想要深入游玩的當然就自由行為最佳選擇啦 同樣的價錢可以把武漢和重慶也深度游玩
可惜想到拖兒帶老的 思前想后還是決定跟團游 免得有后顧之憂

都說學會計的最會'度縮數' 我就一最佳例子
在我不斷的比較和尋找之后 所尋得的這次旅游是我跟團游以來性價比最高也最滿意的一次
但在尋找和比較的途中 我幾度想要放棄了

6號一早就又一次來到廣州南站
再度坐上高鐵開始新一次的旅程

即便7.23的動車事故 仍未讓我對中國高鐵失去信心
幾度不適應飛機旅程的我 對比特快火車的耗時 高鐵無疑是一個最佳選擇
每樣事物在發展過程中都需要一步步的摸索 在摸索過程中都會發生大大小小的失誤與事故
因而我不能因為一次的事故而對中國整個鐵路體制的否認 更不會因此而拒絕高鐵

廣州南站那個大啊 我一直搞不明白 就那么一條線 需要弄到和機場一般么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 廣州南站也會是南部高鐵的一個樞紐站吧
不知道為什么的 會有一大群自行車狂熱分子聚集在南站 難道也乘高鐵到下一目的地么?

高鐵減速后 姥姥一直在喊速度慢 和廣州去深圳的動車組并無差異
減速前后的那50KM/H的差異 原來并不是不能察覺的
3個半小時的車程 絕對是無聊自拍的好時光 80后的我其實也具備90后的特質
我那可愛的妹妹 必須秒殺了我不少的內存 可惜她不是一個會安靜讓人拍照的人兒
妹妹在不鬧脾氣的時候 是一個特讓人心疼的孩兒 這不 才6歲的她在高鐵上還不忘練習寫字

到達武漢已經在中午接近一點 眾人肚子已經餓的扁塌塌的了
豐盛午餐過后 就到達武漢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景點-----黃鶴樓

適逢暑假 的確不是出游的好季節
在黃鶴樓門前看到的那人頭涌涌 參觀的熱情大為減少
特別是那堆藍色衣服的澳門學生 簡直就是在大鬧黃鶴樓
無論在景區內的哪里 都少不了他們的身影

垂柳和荷花 似乎是每個園林湖泊都必不可少之物 也是每個游人必須留照之處
那青翠欲滴的綠 那含苞待放的花 的確會向游人展現其蓬勃的生機 讓人不忍心錯過
我發現 我是沒那個能力讓我妹認真的照一張相 也沒辦法好好捕捉她的鬼靈精怪 只好順從天意適時忽略吧

我這個妹妹 我認命了 我放棄了 整個旅程凈是這么亂擺亂照 務求破壞照片整體風格
這鬼靈精打算不把我激死不罷休 還是她看'康熙'看多了 打算把小S姐當作模仿對象呢?

這個無窮無盡的環形樓梯 我知道我肥我需要減肥 但我不需要來到武漢減肥吧 滿頭大汗爬上了這個不知道幾層樓高的黃鶴樓主樓 為的就是看這個武漢全景?
遠處那個不知道延伸到哪里去的 貌似就是【武漢長江大橋】
如果時間充足 爬上頂層 吹吹風 其實也是一愜意之舉

黃鶴樓的門票其實就是一張明信片 那我就和妹妹一起把它寄回家了 蓋上郵戳的門票 那有意義得多了 把門票做成明信片 我覺得這概念很好啊 為什么沒有擴大利用呢?
從現在起 每到一處 就往家寄一明信片 好好記錄自己的足跡
可惜這想法開始得太晚了 之前的那些目的地已經錯過了
特別是世博那一次 今生今世應該沒有機會再蓋上一世博時期的郵戳了吧

【黃鶴樓】 與湖南岳陽樓、江西騰王閣并稱為'江南三大名樓'
而我對它的了解 僅僅限于崔顥的'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一詩
并且短短的一小時的游覽時間 也不能增加我對它的建筑特色、歷史背景作更深入的了解
這就是跟團出游的最不利之處 '上車睡覺 下車撒尿' 便是其真實寫照

游覽完黃鶴樓 已經下午4點 驅車出發【宜昌】碼頭上船 此次旅程的重頭戲要到床上才拉開帷幕
旅行社贈送的那頓【正宗湖北魚宴】 在我們全團人左右磨蹭之后宣告取消
取而代之的是晚上9點開始品嘗我們的晚餐----偽湖北魚宴

對于湖北的名菜 我保留發言權 在我內分泌失調滿臉長痘的時候去吃辣
望著滿桌的辣菜去不敢下咽 著實就是一悲劇
這里只是部分菜式 其他的忘記照相了 滿桌人在起勁的吃而我在死勁的拍確實也不太好意思
三分之二的菜式都是魚 那重口味的菜式 著實不太適應南方人的口味 廣府菜式 魚還是清蒸味兒鮮美
不得不提那鴛鴦魚和酸辣土豆片 魚肉鮮滑而不辣 土豆片香嫩而清香

晚上11點 終于到達【宜昌新世紀碼頭】 迎面而來巨大游輪讓車上的孩子尖叫不停
沒錯 長達126.8米&寬為17.2米的【世紀輝煌號】游輪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它就是我們未來幾天的棲身之地
官方的登船時間為18:00--21:00 而我們足足晚了兩個小時 但也絲毫不減我們的興奮之感

登船那晚由于時間太晚未能馬上拍到游船全景 這是在后來某天換船時所拍攝的世紀輝煌號游輪
說不上有多雄偉壯觀 但也讓我這個未曾見過世面的孩子嘗鮮了
2006年起航的游輪 雖不算新 但說不上殘舊 我是滿意的了

游輪上那22平米的標間&3平米的陽臺 說實話 我無法挑剔
船上的五星級是不能與陸地上那五星級同日而語的
六層樓高的游輪 雖不能與出海的加勒比國際游輪相比
但航行在長江上 已經算是龐然大物了
未來的三天四夜 我們就在船上與來自各地的人兒度過

第一天的旅程算是結束了 但重頭戲在第二天才會開始
本想養足精神進行第二天的行程 無奈極度興奮的我當晚輾轉反側只睡了兩個鐘就醒了
只能說沒見過大世面的我心理素質是有夠差的 小小事兒就興奮成這樣

接近2點睡的覺 滿臉疲憊的我應該睡到個七八點才起來
然而 一心想著看日出的我 4點鐘自然醒 撲通撲通的跑上六樓甲板 想要一睹長江芳容
整條船一片死寂 原來4點的船上是沒有人跡的 每個人都在熟睡之中 只有我 四處閑逛

游船昨晚并沒有起航 4點半的世界似乎停止了 沒有一絲生物的氣息
一個人摸黑坐在甲板的秋千上 拿著照相機和手機 一臉的迷茫與孤獨
似乎我并不存在于這一世界 與這一切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刺骨的寒風吹來 獨自搖坐秋千 拿著手機照著臉龐 要是此時有人進來應該會嚇個半死吧
靜坐了到五點半 思緒不斷飄零 想起很多有的沒的
沒有要日出的感覺 隨手照上幾張清晨的長江與甲板 轉身回到客房

昨夜匆匆上船 未能細細品味船上設施 今早趁著大伙還在睡夢 悄悄審視一切 從六樓的中庭往下望 儼然一派大酒店的風格 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在船上
'情定三峽' 的確 在還沒游玩三峽之前 我已對她充滿了憧憬

五點多回到房間 同房的老奶奶還沒醒來
來自河北的不認識字的奶奶 跟著兒子以及其媳婦一家族一起出來旅游
熱鬧的一大家子 似乎與老奶奶扯不上關系 在她眼神中 我看到的孤獨比興奮要多
屈身在繁華熱鬧之中孤獨 是多么的令人神傷 敏感細膩之人恐怕難以接受卻又無法割舍吧

早上6點 在一陣陣拍打聲中 游船正式離開碼頭 開始航行 碼頭上依然停靠著幾艘大型游船 這些游船 日夜航行在長江之上 已成一道風景線
下圖的'維多利亞'系列游船 原本差點就預訂了這艘
在多方對比之后 最終選擇現在這艘【世紀輝煌】是在是正確之舉

船上的生活其實一點也不枯燥 還挺豐富多彩的 六點半到七點是早鍛煉時間 船上的太極大師會帶領大家在甲板上耍耍太極運動運動
外國友人當為最積極認真學習 但實際成效還真不敢恭維 耍起來那招式還真讓人忍俊不禁
甲板上的秋千椅 該為姥姥的最愛 每次上來勢必直奔到它
多溫馨的畫面 多和諧的畫面 可惜我這偽攝影師是無法入鏡 也心生一大遺憾
沒人能代替我的工作 我也只有自娛自樂 自給自足 自拍一下 以示到此一游 合成起來也可算是四人合照

同樣在六點半到七點 船上會為早起的人兒準備好早茶點 簡單的蛋糕面包 簡單的咖啡果汁
坐在五樓大廳內 喝著咖啡 欣賞窗外變換的山水河流 亦是人生一大樂事
天公也許是妒忌 下起了小雨 我們躲進了餐廳內 小甲板上依然有不少人在雨中窺視長江
那對來自香港的兄弟 不畏風雨 背著單反 務求不遺留長江的一點一滴

長江兩岸景色 游船通過長江三峽的第一峽--【西陵峽】
雖無特別獨特之處 但也處處為景
中圖那是'三峽人家' 好像也是一處美景 但游船沒有特地停靠參觀 也便遠觀而已

七點到八點半 早餐時間 中西結合的自助早餐 擺相絲毫不比五星級酒店遜色 蒸點 米飯 炒粉 粥水 青菜 麥皮 香腸 煙肉 果汁 水果 煎雞蛋 炸多士……
想到的幾乎都有 只怕肚子容量不夠 吃不下
唯一的缺陷就是 船上300+游客都在同時到達餐廳 自助餐臺前人頭涌涌 取食艱難

云霧繞繞 把兩岸高聳的山峰都給遮掩起來 行舟江上 仿佛遺世獨立 遠離塵世紛擾


游船再度靠岸 開始今天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上岸景點-----【三峽大壩】 三峽大壩是中國90年代最重要的一項工程 具有防洪、發電、航運等綜合效益 作為一個中國人 我對三峽工程的了解直到今天以前都基本為零 實在是對不起國家的偉大建設

領著登船牌上岸 走過一條長街換車前往三峽壩區參觀 長街上炸小魚的攤販 不斷向外國游客兜售商品的店主比比皆是

領上參觀門票 排上長長的隊伍通過安檢 很有上世博的感覺 可是想不明白 進去參觀一個三峽大壩 為何還要進行安檢呢?

聽完講解后 終于明白 三峽大壩選址于宜昌市的三斗坪 把河堤升高 淹沒了許多村莊房屋 淹沒陸地面積達600+平方公里
三峽工程水庫正常蓄水位175米 總庫容393億立方米 大量的蓄水 可以起到防洪泄排的作用
把長江截成三個支流 最左手邊的是大壩 進行發電 右邊兩條是航道 最右邊的是五級船閘供大船航行
而中間那部分則是在建的升船機 預計2015年可以投入使用 到時就可實現'大船爬樓梯 小船坐電梯'

在建的升船機 目標在2015年投入使用 把小船從水位68米直升到水位175米 這不是一簡單事
讀商科的我至今仍未弄明其中奧妙

每到一景點 不忘往家寄一明信片 是我這次旅程的宗旨
記錄我曾到此一游 未來的某天翻找回來 還可以細細品味當時的心情

回程的路上 經過【西陵長江大橋】
大約中午十二點回到船上 一排船務人員站在碼頭甲板歡迎游客回船
收登船牌 遞毛巾擦手抹汗 送上一杯熱茶解渴 那服務是沒得說
同樣豐盛的自助午餐過后 回房休息 等待下午兩點半的渡【三峽大壩雙線五級船閘】
在房間里把要寄的明信片通通寫好 等待機會寄回給大家

擁有90后特質的80后的我 坐在陽臺和妹妹不停自拍
必須要說的 我妹妹真的很上鏡咯 無論怎么拍怎么好看 臉兒小的優勢表現得淋漓盡致

游船再一次經過西陵長江大橋 我發現無聊的我超愛照江水中的小木船

下圖便是五級船閘的全景圖 這個雙線五級船閘 所運用的原理記得在中學物理中有學過 應該是關于浮力的吧 先通過的第一道閘門 水位68米 而最后一道閘門即第五道閘門水位則到達175米 每一道閘門的水位落差大約20米
所有船進入閘門之后 后閘門關閉 特殊管道進行放水 待水位與前一級齊平 打開前閘門 船只向前駛去
如此重復 直至通過全部五道船閘 絕對想象不到 通過這么短短的船閘 歷時竟需要3個小時

長江上的煤船 絡繹不絕 每天總能見到它身影兩次以上
山上的高壓電線縱橫交錯 蔚為壯觀
那艘古色古香的乾隆號游輪 全程與我們相伴而行

過五級船閘需要聽從壩區的調度指揮 原本預計2點半通過一直等到3點鐘才能通過 等待的時間是漫長的 可以做的也只有自娛自樂 自拍玩耍

晚上六點 開始船長歡迎酒會 此時游船還沒有完全通過五級船閘 船長和船上的高官們下來一桌桌敬酒 以示歡迎
圖中的那位外國女子 我真心覺得她很美 于是乎就偷拍了幾張照片 她那個鼻子吶 真是又高又挺

在歡迎酒會進行的同時 游船終于通過了五級船閘 急忙跑上甲板 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通過五級船閘后往回看 那大壩的背面 那寬闊的江面 讓眼睛盡情放松

晚餐依然是中西合璧的自助晚餐
豐富程度可以讓人直喊這次旅程完全是'養豬之旅'
也完全可以解釋為什么客房內會準備好一只磅秤 目的是讓客人可以時刻監視自己的體重吧

晚餐過后還有聯歡晚會 完全不用擔心晚上會無所事事
所有游客在這短暫的4天生活在一起 就像一個大家庭一般
每天舉目望去 都是些熟悉的面孔 親切的笑容 那感覺真棒

依然是4點多起來 依然一大早的跑上甲板 不同的是今天調了鬧鐘 是鬧鐘把人給弄醒的
五點左右的甲板 有一帥哥來的比我早 應該也是來盤算著看日出的吧 要不就是失眠的
黑不溜秋的甲板上 只留了這么幾盞燈 顯然是不能滿足照明需要

遠處長江大橋上的點點星光 用肉眼連個輪廓也看不清楚

硬是調長了曝光時間 才勉強得出這樣的效果 看清了自己所處的環境
然而這種做法是多么的不遵循大自然的規律

接近六點鐘 天色開始放亮了 不需要再刻意調長曝光時間 游船也準備起航
所處的經緯度位置仍舊沒改變 游船半夜停航 為的也是讓游客可以在清早欣賞到壯麗的巫山風景

早上的甲板 剛鋪上墊子的沙灘椅
連續兩天做鳴晨的公雞 船上的保潔人員都已認出我來了
簡單交談幾句 船上的人都是樸素可親的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竟敢在漆黑的夜里一個人連續跑到一個陌生的環境
因為我喜歡這種感覺 萬物皆睡唯我獨在的感覺 超然于環境的感覺 說到底 也就是孤獨的感覺
旅游的目的有很多 而對于我 旅游就是涉獵新鮮 拓寬眼界
每一次的旅行 都是唯一的 用百分之一百的心出來旅游 不留任何遺憾 是我對旅行的最低要求
年輕人的旅游本來就會累的 害怕累又怎么能完成那充滿未知數的旅程呢
何況做自己喜歡的事 是不會感到累的

一個人的時光 右手手機 左手相機 無論看到什么都胡亂拍一通 是現代年輕人的普遍通病么
然而 世界之美則隱藏在細小之物之中 拿著相機 記錄下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六點半 依然是早鍛煉時間 太極大師很認真在教導 鍛煉的人陸續進來 塞滿了一整個甲板 我也跟隨大隊一起加入鍛煉 剛開始都還是有板有眼 隨著招式的復雜 最后還是亂成了一團
大一時候修的太極 現在已經全數交還給美女老師了

太極不是我的菜 還是回客房把姥姥喊醒 一起上甲板呼吸新鮮的空氣
客房走廊的全身鏡 我趁無人經過 悄悄的留下了張證據 果然是90后的心態

依舊是在搖椅上 隨著江風搖動 人與自然是如此和諧
小不點兒 奮力推動 似乎是在做無用功 嘟起小嘴也無補于事

七點過一刻 游船便經過【巫峽】最著名的--神女峰
各路英雄豪杰 架著長槍短炮 時刻準備著 迎接那神秘的神女

太陽在此時也意思意思的漏了下小臉 害我興奮到像個小孩一般
但很快又躲了起來 是太陽公公害羞了么 這么多人一起圍觀他

那天霧大 神女峰就顯得有點害羞了 悄悄出來迎客轉眼又不見了
說實話 我是沒有照到神女峰 在神女出現那一刻 我很興奮的在甲板上四處亂跑
待記得要拿起相機照下神女峰倩影時 神女已濃霧遮臉躲回山后了
這樣的過錯我已經不知道犯了多少次了 心思盡在無關重要的景點中
待到主要景點出現 往往不是來不及就是相機沒電 上次去麗江古城又是這般

回到餐廳匆匆吃完自助早餐后 準備換小船游巫山風景區--【小三峽】

旅游幾天我暫時的窩再度出現
發現在離開了它的這個星期里 經常會夢到自己還在里面醉生夢死

換了巫山小船 小船的內部 就像普通珠江夜游的游船一般
我相信這三個不是來游覽的 無論去到哪里都帶著一副撲克 樂不思蜀的打
只有我 這個對棋牌內游戲無感的燜鍋 不斷拿著相機到處拍拍

據聞所有進入小三峽的船都要在這里停靠清點船上人數 長江三峽地區 算是國內貧窮程度排到前十的地區了
當地主要靠旅游業生存 我們每個游客也算是對當地的旅游業的一種支持吧

從這彩虹橋進去 就是小三峽景區了 三峽景區內 這樣的彩虹橋不計其數 現在才知道 小三峽是長江上的一條支流 我們本來還會前往的小小三峽 則是小三峽的一條支流
河道網狀交錯 錯綜復雜 如大樹根枝 不斷延伸 不得感嘆大自然是多么的奧妙

通過彩虹橋底 我們正式踏進小三峽景區 小三峽 是龍門峽 鐵棺峽和滴翠峽的統稱 全長約60公里

初見小三峽 游人已迫不及待的走出兩邊走道 務求不要錯過任何一景

和我們不同 很多游人選擇快艇或漁船游覽小三峽 漁船游覽 還別有一番風味 但是快艇呢?它速度之快還怎么能靜下心來欣賞兩岸美景

燦爛的陽光 照射下 讓小三峽派生一抹更為神秘的色彩

李白詩有云: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詩中背景正是這長江三峽 不到三峽是不可領會 這萬重山的絕
九曲十八彎的河道 綿延不絕的高山 仿佛已與世隔絕 盡享大自然這山水之美

三峽古棧道 是古時候人們跋山涉水的必經之路 修建在懸崖峭壁那一人身寬的古棧道 從前用簡單的木頭竹根搭建的古棧道 已經在三峽工程時長眠江底 而今所見 是2010年仿古重修的棧道 可供游人在此登山探秘

大寧河 長江在巫山段的一條支流 也就是大寧河小山峽
馬渡河 大寧河中的一條支流 也就是小小三峽
據聞馬渡河名字的來歷是 小小三峽這邊的河水極為之淺 從前是可以讓馬踏水渡過的
而今由于三峽工程 馬渡河的水位已達二三十米 已不再是從前的馬渡河了 游人也不再可以途中下水揀石子

由于近日來的降雨 考慮到游客的人生安全 暫時取消小小三峽的游覽
不能換乘小木船親密接觸小三峽 應該是我這次旅程最大的遺憾吧

小三峽景區內 最著名的景點應該就是尋找古時巴人的懸棺
懸棺而葬 是古時巴人的風俗習慣 一來遵循他們的信仰 二來也顯現先人的地位
然而如何把棺木安放在峭壁之上 直至今天也難有一確切解釋 看來這將成為三峽永久之謎了

四小時的小三峽游覽結束后 再度回到船上用自助午餐
午餐過后 就經過長江三峽中最后一峽---【瞿塘峽】

游輪兩點鐘經過瞿塘峽 而我一點半已經頂著大太陽跑到了五樓甲板 這是風向儀吧 我也不太清楚 只是拿著相機對著它不停的按下快門
隨風轉動的白色葉片 簡單舒服

站在船頭 還以為自己撈了個好位置而沾沾自喜 這不 那貨不是裝飾 忽然之間 那個喇叭喊起來 嚇得我快跳上了六樓甲板
什么叫震耳欲聾 我只深深感到我的耳膜快給震穿了

長江上的獨舟 我無法用言語表達 都說水上人家最清貧 而在他們臉上 看到了一種不放棄的生活態度

都說'桂林山水甲天下' 我卻說三峽山水不比桂林差
雖沒有形象生動的山貌 但放眼望去 處處山峰處處景
船在畫中游也不外如此吧

想當年 關羽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是在這里吧
李白筆下<蜀道難>中的'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指的也是這里--有名的劍門關

石壁上隨處可見的石刻 是從前從這里經過的將軍大將隨手提寫的 以前這里應該是有一大片石刻群吧 自三峽工程之后 水位的升高
很多的石刻已經整塊切下 移放到其他地方保護 這里剩下的只不過是仍未淹沒的石刻 證明這里曾經的歷史
孫元良:民國革命軍88師師長 國民黨兵敗后逃亡臺灣 也是演員秦漢之父
馮玉祥:國民黨著名軍閥 蔣介石的結拜兄弟
至于這里的石刻是否還是真跡 還有待研究

夔門 現行10元紙幣背后風景之所在地 據說在船上不是照夔門的最好位置 想把美美的夔門照好得去白帝城的觀景臺

到達夔門 也就是說東起宜昌西至白帝城的三峽之旅已經結束
在西陵峽一段感受三峽大壩的壯觀 在巫峽一段欣賞她的幽深曲折 在瞿塘峽一段領略他的險峻雄偉
三峽之美 不像西南地區 可以通過照片展現 置身其中 用雙眼用內心才能充分感受

游船在瞿塘峽口的白帝城靠岸 游客可以自費參觀白帝城
聽說白帝城早在修建三峽工程時沉入江底 現在的景區只是選址重建 我也失去了游覽它的熱情
下午游船都會一直停靠在瞿塘峽口 我便趁著機會趕緊補眠 以最佳的精神迎接接下來的兩天行程

豐都已經到了 重慶還會遠么?
依然5點爬上甲板 我就知道貪玩的我在每次旅游時都不把自己當人看

天色已經亮了 清早的濃霧 難以適應
欄桿上 鏡頭上 頭發上 手上 全是霧水 粘糊糊的 灰蒙蒙的
我相信 等到太陽出來了 這一切都會好轉

等了三天 盼了三天 終于在臨別前見到了太陽
即便不是從水平面上升起的太陽 我依然任性的把它當作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日出
看到山間探出的'咸蛋黃'那一刻 說不上驚艷 也足夠的興奮了
波光粼粼的江面 一種就這樣一輩子的感覺

北京长寿3850能赚钱吗